上次古今易案,我们讲到易学大师郭璞在战乱中,带领亲朋众人在乱世中躲避灾祸。通过卜筮,他既预测到了即将来临的灾难,也预测到了安全渡河的时间。

 

 

当郭璞带领亲人朋友从颍川渡口渡河之后,辗转来到了淮南安丰县(也就是今河南固始县东南),这才暂时安定了下来。在经历了战乱劫掠、流离失所后,逃难的人们心中不免惶恐凄然。人们一边继续在这儿异乡努力求生,一边也感怀着故土,想要回到曾经的家乡去。在这样一片悲伤的氛围中,大家又来找郭璞,请他卜筮进行决策,看一下下一步大家是否应该返回故土,或是逃离去其他地区。

 

 

郭璞先卜去安丰(今江苏安丰),得到了既济卦。既济卦上坎下离,水火既济。郭璞便道“小狐迄济,垂尾累衰,初虽偷安,终靡所依。”既济卦与未济卦互体又相邻,未济卦中讲到:“小狐亨,小狐汔济,濡其尾,无攸利。”这渡水的小狐狸尾巴都被弄湿了,渡河多少会有些麻烦,但整体上看,不是大祸。安丰不是一个可以久待的地方,秋季还算吉利,但到了春天就会有人开始更加悲伤。

 

 

郭璞又卜筮去寿春(今安徽省寿县),得到了否卦。他说:“(否卦)乾坤蔽塞,大道消散,凶盗肆虐,世事凶乱。”否卦乾上坤下,天地不通,是大凶之象。这寿春也是去不得了。

 

 

郭璞又卜了松滋(今安徽省宿松县)、合肥(今安徽省合肥市)等地,得到的不是结果都是不吉......只有阳泉(故城在今安徽霍丘县)这个地方占卜出了小过卦。

 

 

小过卦震上艮下, “亨,利贞;可小事,不可大事;飞鸟遗之音,不宜上,宜下,大吉”。是说小过这一卦寻常小事较为顺利,大事就比较难进行了。

 

战乱中逃难显然是件大事儿,逃去阳泉,可能短时间还较为顺利,但长久来看,还是需要迁移的。而山上有雷的象,雷是响动而流转的,小有越过。也是变动的象征。

 

阳泉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,但相较其他地区,也只能逃去阳泉稍作安息。郭璞建议一同去阳泉,但此刻一同逃难的亲友想法却散了。漫长的逃离中,人们的信念日渐消散,对未来充满了仿徨和怀疑。郭璞的建议不再像最初那样“管用”了。人们寻求不到心安的地点,只能凭借自己的想法做鸟兽散。最终,郭璞一家前往了阳泉,稍作休息。毕竟阳泉虽然不完美,可到底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

 

随后不久,寿春地区的周馥也谋反了。到了第二年春天,安丰城也破了。松滋、合肥等地,也被胡人所灭,城中无人幸免生还。


阳泉也被兵乱威胁,郭璞已然在阳泉修养过来。他带着自己的家人去了庐江,最终,在战乱之中依靠自己对易学的了解,为自己和家人寻求了一条能够走的最好的路。